登录 | 注册会员 切换到宽版
广宁在线小程序
查看: 554|回复: 0

《囚徒》之(一)结局\序章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3-21 15:15:2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夜凉如水,寂寞中有种空气叫做沉闷。医院三楼1026号病房内,雪白的床单、苍白的脸,晓纯静静地躺在病床上,眼睛呆呆地望着窗外的白鸽。

昨天,就是在这间病房,医生无情地宣判了晓纯的死刑,她患了血癌,是末期。

对于这个病,晓纯是知道的,因为她妈妈也是死于血癌。这是上天的安排,这个病是家族遗传。不过,她不相信自己会那么快离开这个世界。听医生说,她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了。

时间追溯到昨天,在浙江大学红叶文学社内,社员龙翼的心从来没有这样坠坠不安过。今天上午社长召集社员们开会的时候,晓纯的鼻子忽然流出两行鼻血,接着整个人软软地倒在地上。社员们手忙脚乱地将晓纯送到医院后,龙翼费了一番周折才找了一辆自行车,向医院飞奔而去。

三年前的夏天,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龙翼第一次遇见许晓纯——一个来自苏州的女孩。即使时隔多年,龙翼对晓纯那天走进文学社的样子仍记忆犹新:她穿了件发白的牛仔裤,上面是一件可爱的粉红色T恤,薄薄的嘴唇,一头披肩的长发,一双漆黑明亮的大眼睛,透露着淡淡的哀伤,而这种哀伤又是宁静的、不易察觉的。这是一个多么惹人怜爱的女孩子啊!

晓纯的脸总是苍白的,平时很少言语,偶尔说几句话,也是带着一种淡淡的语气,好象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似的。晓纯在学校的追求者很多,不过他们最后总是被她那种冷冷的眼神拒绝了。

自从认识了晓纯,龙翼更喜欢呆在文学社了。每次他工作上遇到难题,生活上遇到挫折,只要能看到她,龙翼心里就象盛夏里刚吃过冰琪淋一样,清凉安宁,说不出的舒畅。对于龙翼来说,没有什么事比看见晓纯的笑容更开心了。有一次,文学社组织社员到郊外爬山,龙翼自告奋勇地帮晓纯背行囊。在快要爬到山顶的时候,一米八O身高的龙翼突然向社长诉苦:“社长啊,以后可不可以别爬这么高的山,我可有畏高症耶!”社长听后,几乎狂晕倒地。在一旁的晓纯忍不住“扑哧”一声笑出来了。龙翼那天终于第一次看见晓纯笑了。原来她笑得那么好看,笑得让人心旌摇荡,恨不得一把将她抱在怀里看个仔细。还有那一次,校园里开展征文比赛,龙翼和晓纯的散文双双入围。当社长宣布得奖人名单时,晓纯扭头向龙翼笑了一下,这一笑真是让龙翼魂飞魄散、心花怒放,感觉比得奖还要高兴。

在文学社的日子里,龙翼在默默地关怀着晓纯。不过他很少与晓纯说话,因为他每次面对晓纯的时候,舌头都不自觉的打结,说起话来都结结巴巴、语无伦次。他常常在心里责怪自己,明明是喜欢人家,却一直不敢说出口。后来,他知道了晓纯的父亲是苏州一间有名的电脑公司的老板,晓纯是有钱人的女儿,而他只是平民的儿子,试问她怎么会看上他呢?于是,他决定将这份爱深深地埋藏在心底,就算天荒地老,他也不说出来。(未完待续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会员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广宁在线APP(手机客户端)安装|小黑屋|Archiver|广宁在线-大事小事,事事在线 ( 粤ICP备05002237号-1 )

本站法律顾问:马耀林律师
本站声明: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,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,无任何商业意图,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、著作权等问题,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(联系方式:电子邮箱gnhome@sina.cn)。

GMT+8, 2018-10-16 15:42 , Processed in 0.109144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